“路”到顶峰 珠峰测量登山“生命线”打通2020-06-28 11:49


5月26日下午4点36分,6名修路队员:多吉次仁、顿巴、旦增罗布、扎西贡布、次仁罗布、多吉登顶珠峰,标志着2020珠峰测量登山活动最重要的“生命线”——长约5600多米的路绳已架设完成,测量登山队员将沿着这条“生命线”登顶珠峰,完成测量任务

对于中国人来说,2020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:今年是中国人首登珠峰60周年,也是人类首次从北坡成功登顶珠峰60周年,中国首次精确测定并公布珠峰高程45周年,因此,2020珠峰测量登山活动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,举国关注。

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圣山探险)负责2020珠峰测量登山活动的后勤保障和登山向导服务。由于今年珠峰天气异常,风大、雪多,对珠峰攀登特别是修路造成很大影响。

为保障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顺利登顶,圣山探险抽调10名精兵强将组成修路队,他们分别是:队长边巴扎西(10次登顶珠峰)、副队长多吉次仁(13次登顶珠峰)、顿巴(11次登顶珠峰)、旦增罗布(8次登顶珠峰);另外6位年轻队员每次3位、分批次参与修路,他们是:旦吉(4次登顶珠峰)、阿旺扎西(3次登顶珠峰)、达瓦桑布(3次登顶珠峰)、多吉(2次登顶珠峰)、次仁罗布(2次登顶珠峰)、扎西贡布(2次登顶珠峰)。

高山向导在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合影



珠峰修路队是每年登山季的“先锋”,是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工作,修路队员需要用下方保护的方式,在冰雪面和岩壁上攀登,并探明冰裂缝、雪崩、落石等隐患,为之后的高山向导、高山协作和登山者开辟出一条安全的路线。


今年的珠峰北坡修路过程可谓一波三折。队员们5次从珠峰大本营出发往上修路,其中4次到达海拔8000米以上区域,冒着风雪、历尽艰辛,最终才将路修到顶峰。

架设路绳长度约5600米



 修路队员在海拔7600米处架设路绳 



珠峰修路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修路,而是指在登山路线上架设路绳,为登山者提供安全保障,降低攀登珠峰的门槛。


珠峰北坡传统路线从海拔约6600米处开始修路,到海拔7028米的C1营地,需要架设路绳约1000米;从C1营地到海拔7790米的C2营地,需要架设路绳约1600米;从C2营地到海拔8300米的C3营地,需要架设路绳约1000米;从C3营地到顶峰,需要架设路绳约2000米。其中,有多处危险路段需要架设双绳,以增加安全系数。


因此,每年修路实际用绳约6500米左右。在今年这种复杂天气条件下,实际用绳超过7000米。


除了天气因素外,珠峰北坡传统路线修路的难点主要是:北坳冰壁、“第二台阶”和三角雪坡。

队员修路至第二台阶上方

北坳冰壁是珠峰北坡极易发生冰崩和雪崩的危险路段,在雪少的时候冰裂缝较多,有时需要借助梯子通过。


“第二台阶”最难的路段不是中国梯,而是第一台阶上部至梯子下方的横切路段,中间需要绕过一个巨石,下方就是悬崖。


三角雪坡底部到顶峰还有400米绳距,需要架设“Z”字形路绳,部分危险路段需要双绳以保证安全,这也是珠峰北坡攀登路线上的最后一个难点。过了三角雪坡,再坚持200米就是顶峰。

五上珠峰终登顶


今年的修路工作一开始比较顺利。4月14日,修路队半天时间即完成海拔6600米至7028米的修路任务,然后返回大本营休整;4月23日,修路队从大本营出发,于25日完成海拔7028米到8300米的修路任务,再次返回大本营休整。


4月30日,修路队第3次从珠峰大本营出发,当天到达海拔6500的前进营地。按往年的惯例,第3次将修通海拔8300米至顶峰的道路,从而完成今年的修路任务。


5月1日早上,修路队员出发前往海拔7790米的C2营地,当他们到达海拔约7400米时,得到消息:由于4月30日晚上下雪,运输队员出发较晚,阳光将表面的雪融化从而带来流雪风险,因此运输队只能返回前进营地。没有运输队运送修路物资,修路队没法工作,无奈只能返回前进营地,并撤回大本营。

为保证修路队的物资,运输队凌晨5点正在运输


       5月7日,修路队第4次从大本营出发到前进营地,再遇降雪。8日准备前往C2营地时,因雪太厚有流雪风险,队员们未能到达C1营地,只能返回前进营地待命。


5月9日,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副队长、圣山探险总经理次仁桑珠抵达前进营地现场指挥,召开紧急会议。会议决定,为早日将路修通,从修路队、运输队和高山向导中选出15名能力强的人员组成突击队,并分成4个组,冒着流雪风险,分时段、地段边修路边前进。之所以将4个组分时段、地段前进,是为了降低风险,前面的队员遇到危险,后面的队员可以进行救援。

5月10日,15名突击队员分成4个组,先后出发前往C1营地,计划突破北坳天险。多吉次仁、扎西平措、鲁达、旦增罗布是第一组,他们4人可以说是圣山探险200多位工作人员中,在经验、体能、技术、心理等各方面综合能力最强的4大高手。修路队长边巴扎西在第4组,负责发生突发情况后的救援。

队员在海拔8450米处修路



由于连日降雪,早在4月14日就已架设好的路绳部分路段已被积雪深埋,其中有两处情况特别严重:如果将路绳从雪中拽出,很可能引发流雪风险,因此只能在旁边另外架设新的路绳。第一组突击队员踩着厚厚的积雪,边前进边修整路绳,最终,15名突击队员于5月10日下午顺利抵达C1营地。


5月11日,7名修路队员背着氧气、路绳从C1营地出发,计划当天抵达海拔8300米的C3(突击)营地。当他们到达海拔7400米至7500米路段时,又遇到一段约20米长的流雪。队员们没有贸然前进,而是先找到一个安全地带商量对策,决定由扎西平措和多吉次仁上去探路。两人上到海拔7500米的缓坡地带后发现,流雪路段虽然可以通过,但由于坡度接近60度,而且是碎石坡,容易引发落石。最后队长边巴扎西决定架设150米新路绳,绕过流雪路段。

修路队员在海拔8500米处


按原计划,修路队将于5月11日12点左右到达C3营地,休息一下后继续向上修路至第一台阶。然而,由于架设新路绳耽误了时间,下午3点半左右才顶着风雪抵达海拔8300米的C3营地。队员们在大风中好不容易才搭好两顶帐篷,7名队员挤在帐篷里休息,用燃气炉化雪烧水,吃方便食品补充体力,等待天气好转。


但事与愿违,天气并没有好转迹象,风雪持续呼啸。队长边巴扎西的心一直悬着,他担心大风将帐篷吹跑,没有帐篷遮挡,所有人将面临被冻伤的风险。风刮了一夜,边巴扎西也担心了一夜。

海拔8600米横切路段



5月12日早上,直到太阳出来,风也没停。边巴扎西与次仁桑珠通话后,决定顶着大风继续向上修路,争取早日将路修到顶峰。早上10点半,队员们从突击营地出发开始修路。风大、气温低,呼出的气很快将防风镜变得视线模糊,前进10多米就得停下来将防风镜上的水气擦掉才能看清楚。
下午1点左右,路已修到海拔8600米处的山脊,此处没有遮挡,风特别大。负责架设路绳的是多吉次仁、顿巴、旦增罗布3人,他们担心负责运送路绳的旦吉、阿旺扎西、达瓦桑布3位年轻队员冻伤,就让年轻队员下撤。下午3点左右,修路至第一台阶下面,此时风依然没有停,而且路绳已用完。3人与次仁桑珠、边巴扎西通话后,决定当天下撤至前进营地,再返回大本营,等待下一个窗口期。
5月20日修路组在海拔6800米处


5月18日,修路队第5次从大本营出发,到达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,休整一天后,于20日到达海拔7790米的C2营地。20日晚,印度洋的特强气旋性风暴“安攀”登陆印度西孟加拉邦,成为自1864年以来当地最强的热带气旋。在“安攀”影响下,珠峰地区持续强降雪。


5月21日凌晨3点半左右,修路队员从C2营地出发时,雪深过膝。之前架设好的路绳被积雪掩埋,队员们只能凭借记忆找到保护点,再将路绳拉出来向上艰难攀登。行进至海拔8000米左右时,积雪更深,且伴随着流雪、落石风险,修路队决定下撤至C2营地。


早上7点多,从C1营地出发的运输队员到达C2营地,修路队将情况报告指挥部后,指挥部决定从运输队中选出5名体力好的队员,在多吉次仁和旦增罗布的带领下,再次尝试向上攀登。当队伍再次行进到海拔8000米左右时,终因积雪过深且有流雪风险无法继续前进。在多吉次仁的印象中,从未在珠峰海拔7790米以上的区域遇到过这么厚的积雪!为保障保障队员安全,修路队决定撤回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,休整待命。

5月25日,修路队员再次出发

5月25日,6名修路队员再次从前进营地出发,于当日下午到达海拔7790米的C2营地。


5月26日凌晨,修路队员原计划2点起床、3点出发,由于风大推迟了一个小时,于凌晨4点顶着风雪向上挺进。10点20分,队员们抵达海拔8600米处,从上次修路的终点处继续向上架设路绳。12点46分,队员们修路至第二台阶上方;下午4点33分,6名修路队员:多吉次仁、顿巴、旦增罗布、扎西贡布、次仁罗布、多吉将路修至顶峰,标志着2020珠峰测量登山活动最重要的“生命线”——长约5600多米的路绳已架设完成。

修路队在第三台阶处

我们在记住6名登顶修路队员的同时,不要忘了另外4位参与修路的队员,也不要忘了运输队员和广大的后勤人员,没有他们的努力和付出,最艰巨的修路任务不可能完成,他们是真正的幕后英雄!

我们的修路队伍


修路队长:

边巴扎西

两次经历流雪与死神擦肩而过


     从2008年开始修路至今,边巴扎西经历过两次流雪,并且都是在2018年。两次流雪地点相距不远,就在北坳冰壁下面。第一次流雪规模较小,仅将他埋了一半,虚惊一场;第二次流雪将他整个人埋住了,那一瞬间他只感到眼前一黑,内心非常恐惧。好在结组的同伴很快将他从雪中拉出来,死里逃生。


      经历过流雪后,作为修路队队长,边巴扎西比以往更重视安全,绝不轻易冒险。他觉得自己的任务除了完成修路,更重要的是要保证所有修路队员的安全。




修路副队长:

多吉次仁

修路要耐得住寂寞

      在攀登珠峰的报道中,修路队员常常是被忽略的那一群人。为避免家人担心,他们将行程瞒着家人,冒着生命危险将路修到顶峰,却无人喝彩,只是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感到自豪。


      虽然无人喝彩,但修路的细节却不能有半点马虎,任何疏忽都可能带来安全隐患。保护点设置是否合理,绳结打得是否专业……在给年轻队员示范这些技术的时候,多吉次仁会特别严格,在他看来,除了关乎安全,还关乎荣誉——路修好了,不只是国内、更多的是国外登山队员要沿着这条路登顶,圣山修路队要在全世界登山者面前展示专业素养。


珠峰修路队员最重要的是什么?多吉次仁说,是坚持。






顿巴

答应陪女儿过六一儿童节

      顿巴有个11岁的漂亮女儿,读小学4年级。他的手机背面是透明的手机壳,贴着一张女儿4岁时的照片。想女儿的时候,他会随时翻过来看一眼。

顿巴手机壳里的女儿照片

      5月11日,女儿上学前给他打了个电话,由于在路上没法看手机,他没有接到女儿的电话。直到下午女儿放学后,他才在海拔8300米的帐篷里跟女儿用微信视频聊天。以前女儿从未见过他擦防晒霜的样子,这次见到他黝黑的脸上抹着白白的防晒霜,被吓哭了:“爸爸,爸爸,你的脸怎么啦???”无论他怎么解释,女儿始终担心他,一直哭着说话。


      女儿央求他赶回拉萨陪她过六一儿童节,女儿说,学校修了新大门,要带他去看看。以前女儿只会跟他要礼物,现在长大了,懂得关心他了,顿巴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。





旦增罗布

我喜欢踢前锋


      旦增罗布是西藏足球圈里知名的球星。这几年他随队代表西藏前往湖南娄底、广东珠海等地参加过中国足球协会业余联赛;2017年6月,随队前往重庆参加天津全运群体项目笼式足球(室外五人制足球)的出线附加赛。几乎每次比赛都是最佳射手或最佳球员,踢球带来的荣誉甚至比登山还多。


      2006年,旦增罗布进入西藏登山学校学习(已更名为西藏拉萨喜马拉雅登山向导学校),2010年毕业后到圣山公司从事登山探险工作。他将登山相关的所有工作了解一遍之后,选择了最艰苦的修路,因为他喜欢挑战,喜欢“踢前锋”,修路就是登山运动的“前锋”。

每次将路修到顶峰,他都有进球后的兴奋和自豪感。


6位年轻的队员

修路能学到平时学不到的东西

27岁的达瓦桑布是西藏拉萨喜马拉雅登山向导学校第6批学员,26岁的阿旺扎西、旦吉都是第7批学员,24岁的扎西贡布、25岁的次仁罗布、26岁的多吉都是第8批学员,他们是圣山探险修路队的新生力量。

修路又艰苦又危险,为什么还要选择修路?

达瓦桑布说:“因为修路能学到平时学不到的东西。平时教练教什么,过一段时间不用就忘了;但在修路的特殊环境下,老队员说什么教什么都能很快记住——因为一旦记不住,就可能发生危险。”

阿旺扎西说:“只有跟着修路队,才能学会判断路线,分析路况,发现潜在的危险。这些东西,做别的工作是学不会的。”

   从2016年就参与珠峰修路的次仁罗布回答得很干脆:“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,

   所以我喜欢修路。”

旦吉则表示,从修路队的老队员身上,学到了一种奉献精神。

      在圣山探险修路队中,既有边巴扎西这样的70后,也有旦增罗布这样的80后,还有阿旺扎西这样的90后。代代相传的,不仅是修路技术,更是圣山向导们的探险精神。

攀登珠峰为什么要先修路?


珠峰山体呈巨型金字塔状,地形极端险峻,环境异常复杂。东北山脊、东南山脊和西山脊中间夹着三大陡壁(北壁、东壁和西南壁),在这些山脊和峭壁之间又分布着548条大陆型冰川。1960年,中国登山队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,此后半个多世纪以来,这条路线发展成为从北坡攀登珠峰最受青睐的传统路线。

从北坡传统路线攀登珠峰有三大难关,分别是北坳冰壁、“大风口”和“第二台阶”。北坳冰壁是指从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到海拔7028米的C1营地之间、坡度为40—50度、高差近400米的巨大冰壁,那里的冰雪厚度达100多米,是珠峰北坡极易发生冰崩和雪崩的危险路段。

北坡登顶珠峰最大的威胁是强烈的高空风,“大风口”就是一个最有代表性的地段:通常每天正午之前通过“大风口”时,这里的风力比较小;一过正午,风力就会骤然强烈起来,最大风力可达12级!并且整个路段没有避风的位置,危险程度可想而知。

珠峰最大难点“第二台阶”位于海拔8650米至8700米之间。最难的部分是一个高5米多、垂直光滑的岩石墙,这里陡峭而且狭窄,又不能绕过去。1975年在此架设了第一部金属梯,2005年重新架设了第二部金属梯后,攀登者通过“第二台阶”相对容易一些。

随着商业登山的兴起,每年登山季到来,都会由专业的登山探险公司先把攀登道路修好,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攀登珠峰的门槛;同时,修路大大降低了登山的危险性。


圣山公司掌控珠峰北坡修路权

在2009 年之前,珠峰北坡攀登路线的修路任务主要由规模较大的几支队伍负责,其他队伍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再不济就出一些修路的工具,没有一个真正的主角。

这样就会出现一些问题,比如有些工具带得太多,而有的工具又太少,品牌、规格、质量也不一样;再如,从各队抽调的修路队员彼此不熟悉,缺乏默契。最终导致修好的路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,而登山从来就没有小事情,一旦出事就是大事。

在举世瞩目的2008年奥运火炬珠峰传递活动中,圣山公司独立完成从海拔6500 米到顶峰的修路任务。2009 年,圣山公司宣布掌控珠峰北坡攀登路线修路权,彻底解决了之前各队共同修路导致的各种问题。


上一篇:区体育局召开2019年春季登山工作总结会
下一篇:没有了

技术支持:秦渝科技     备案号:藏ICP备2000007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