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亮梦想:圣山探险的喜马拉雅式扶贫2020-08-18 09:43


截至目前,1999年成立的西藏拉萨喜马拉雅登山向导学校(以下简称西藏登山向导学校)已招收12批共310名学员,打破了外国高山服务人员长期垄断国内高山探险服务行业的局面,为喜马拉雅山区农牧民子弟提供了新的职业选择与就业机会。同时,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圣山探险)大力开发西藏丰富的山峰资源,带动了山区群众更多地参与到登山服务行业中来,给当地农牧民带来了切实的经济效益。


普布顿珠

登山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


5月27日11时,作为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攀登副队长,44岁的普布顿珠第12次登顶珠峰。28日,他和队伍一起安全撤回珠峰大本营。


普布顿珠是西藏登山向导学校首批学员,如今已成长为西藏登山向导学校常务副校长,回首自己的人生,他由衷感慨:“如果没有登山,我可能会因为喜欢喝酒而沉沦。”

▲普布顿珠

普布顿珠出生在珠峰脚下的定日县岗嘎镇,从这里前往珠峰仅80多公里,是观赏珠峰、卓奥友峰、洛子峰、玛卡鲁峰的最佳位置。初二上学期,他因家庭贫困辍学,在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检查站当临时工。1999年考入西藏登山向导学校,成为首批学员。


2003年,他第一次登顶珠峰,而且是无氧登顶!在海拔8500多米的位置,他带的女队员的氧气面罩坏了,作为高山向导,出于责任,他毅然将自己的氧气面罩给队员;同样出于责任以及对自己身体高海拔适应能力的自信,他在不吸氧的情况下,坚持陪队员登顶。

▲2003年,无氧的普布顿珠在珠峰顶峰


于2001年注册成立的圣山探险解决了西藏登山向导学校毕业生的就业问题,实行“以业养业,校企结合”的办学模式。作为商业公司,圣山探险就是为客户服务的,这种“客户至上”的理念,从普布顿珠这样的首批学员开始一直到现在,就深深植根于圣山探险人的心里。好的服务体系能带来好的口碑,很多人攀登珠峰首选圣山探险,就是客户对圣山探险服务的最大认可



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圣火珠峰传递活动中,他和罗布占堆一起负责运送、保护火种灯,并圆满完成任务。同样,在今年的珠峰测量登山活动中,他负责将重要的测量仪器觇标运输到顶峰。

▲普布顿珠向顶峰运输测量仪器觇标


2010年,普布顿珠开始担任西藏登山向导学校总教练;2014年,担任学校副校长兼总教练;2019年至今,担任常务副校长。对于自己的成长,普布顿珠最想感谢的人是恩师尼玛次仁。当初,是恩师慧眼识珠,让他从临时工成为西藏登山向导学校的学生;同样是在恩师的劝说下,他戒掉了酗酒的恶习,至今有9年多滴酒未沾。

▲2020珠峰高程测量活动中普布顿珠在珠峰顶峰


从1999年成立至今,西藏登山向导学校已招收12批共310名学员,已培养出200 多位高山向导和协作人员,而他们当中98%的学员来自喜马拉雅山区核心的4个县的农牧民贫困家庭,其中以定日、聂拉木为主。学校的创办与21年的发展填补了西藏登山职业教育的空白,打破了外国高山服务人员长期垄断国内高山探险服务行业的局面。同时,解决了中国高山服务人才匮乏的问题,并彻底改变了喜马拉雅山区高山探险服务力量的格局,为喜马拉雅山区农牧民子弟提供了新的职业选择与就业机会。


▲正在上课的普布顿珠


200多个像普布顿珠这样来自喜马拉雅山区贫困家庭的孩子,在西藏登山向导学校成长为职业高山向导和协作人员,在圣山探险的带领下重返山区,在各种登山探险活动中担任重要角色,带动当地的父老乡亲一起参与到登山服务行业中来,靠山吃山、爱山护山、保护环境、脱贫致富。

——



阿律

珠峰大本营后勤总管


和普布顿珠一样,47岁的阿律也来自定日县岗嘎镇。他只读过小学三年级,同样因为家庭贫困不能继续上学,在亲戚开的宾馆里打工,认识了当时在珠峰大本营当联络官的尼玛次仁。

▲阿律


1999年,他被尼玛次仁招入西藏登山向导学校读书。由于文化水平低,他只能比别人花更多时间去自学。毕业后,他进入圣山探险工作,公司与他的亲戚开的宾馆合作开了一家餐馆,他代表公司负责餐馆经营。餐馆虽小,五脏俱全,从招工、进货、财务,到餐馆与外面的合作等等事务,他都要负责。


2009年,他开始在圣山探险组织的希夏邦玛峰攀登活动中担任后勤总管。2011年,开始在珠峰大本营担任圣山探险的后勤总管,人员分配、物资统筹、运输、建营……事无巨细、事必躬亲,他在经营餐馆的几年间积累起来的经验派上了用场。

▲阿律(左)在西藏登山学校

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是除了大本营之外,高山向导和队员待的时间最长的营地,物资运输的压力也最大。而从大本营到前进营地主要是牦牛运输,因此,阿律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,就是为前进营地安排牦牛工、运输物资。


他有一个专门的笔记本记录雇佣牦牛工的情况,日期、牦牛头数、牦牛工人数、运输的物资等等。在所有这些费用中,有一笔叫“服装费”——由于是在海拔5000多米以上的地区运输物资,圣山探险每年都要给每位牦牛工发放600元服装费,让他们购买防寒衣物。


在每年的珠峰登山季,牦牛工和牦牛来自离珠峰大本营最近的扎西宗乡。多年以来,在西藏登山协会的协调下,乡政府与各登山队经过协商制定了统一的价格,并且由各村村民轮流上山运输,给当地农牧民带来切实的经济效益。

▲正在工作的阿律


一般来说,一头牦牛可运输100斤左右的物资,3头牦牛需要一个牦牛工;牦牛工从村里出发,赶着牦牛运输物资到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后返回,按9天计算工钱:一头牦牛每天95元,一个牦牛工每天110元,也就是说,往前进营地运输一趟物资,一头牦牛可收入855元,一个牦牛工可收入990元。


阿律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的珠峰春季登山季,圣山探险仅仅在牦牛运输方面,就花费了70多万元。

——


扎西宗

登山、旅游带来的希望


扎西宗乡离珠峰大本营最近的村是曲宗村。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曲宗村61户人家中有牦牛的49户,在2019年珠峰登山季,共有320头牦牛参与了运输。其中收入最多的家庭接近3万元,最少的也有一万多元。


5月25日一大早,44岁的曲宗村村民达瓦桑布就骑着摩托车从家里出发了,他带了一袋糌粑当干粮,前往珠峰大本营下面的牧场去赶牦牛。等他赶着牦牛到大本营,太阳已经出来了,后勤总管阿律派人将要运输的物资送了过来。今天要运送的物资不多,他和同村的格桑旦增、巴旦一起赶了9头牦牛,大家互相帮助将物资放在牦牛背上绑好。

▲达瓦桑布(左)和同伴将煤气罐绑在牦牛背上


每头牦牛脖子上都挂了一个铃铛,清脆的铃声此起彼伏。等到所有物资都绑到牦牛背上,达瓦桑布和同伴吆喝着牦牛出发了。除了吆喝声和铃声,他们有时还会唱歌,这些即兴创作的歌没有明确的歌词,类似于劳动号子,在登山路上悠扬飘荡。


达瓦桑布家有4头牦牛,去年参加珠峰运输的收入是2万多元。因为有登山,他们才有这笔额外的收入,歌声传达出了他们内心的喜悦心情。

▲扎西宗乡党委书记达娃次仁(红衣)与农牧民交流


扎西宗乡乡党委书记达娃次仁介绍,全乡共30个行政村,有23个村的村民参与了每年珠峰登山季的牦牛运输,20个村的村民参与旅游帐篷经营,还有更多的村民办起了家庭旅馆。2019年,全乡牦牛运输的收入为328万元,登山、旅游为全乡带来的总收入超过2000万元。此外,投入上亿元,从2019年4月开始建设、计划于今年9月完工的边境小康村建设将惠及全乡30个行政村,扎西宗乡的登山、旅游经济将迈上新台阶。

——


普布顿珠、阿律、达瓦桑布因为登山汇聚在珠峰大本营,因为西藏登山向导学校和圣山探险点亮了心中的梦想,他们为着各自的梦想而努力,走出了贫困。


在登山领域,喜马拉雅式登山强调“团队协作、稳步推进”,让越来越多的登山者有机会登顶。而圣山探险的喜马拉雅式扶贫同样践行了“团队协作、稳步推进”,用近20年的时间培养出200多位高山向导和协作人员,在此基础上,才有了圣山探险今天的规模和广阔前景。


技术支持:秦渝科技     备案号:藏ICP备20000075号